白駒過隙

關於部落格
天賦無從販賣 物競天擇淘汰
  • 6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青黃R18】執念(上)

•背景:古代宮廷
•虐戀情深
•青峰渣攻
•黃瀨是M 
•r18注意
 
 
 
 
▪▪▪
 
是夜,月如勾。
城內傳來園遊晚會沸騰的人聲,許許燈火輝映在綠瓦之上。零星煙花火在遠處無聲的升起,繁華卻又落寞。
「當今聖上,締造如此繁榮盛世,實是一代明君。」一等將軍青峰大輝,負手佇立於城樓的欄柵前,眺望遠方。
「皇哥他是個治國之才。」卻是心狠手辣的人。黃瀨涼太低垂著眼簾,光影刻畫著他鮮明的輪廓,卻看不到他此時的表情。
奇異的沈默彌漫在兩人之間。
青峰輕皺眉頭,開口道 「明天便是我的大婚之日。」
「我知道。」黃瀨苦笑道,「恭喜你。」
「那你為何還要我倆相約於此?」
正當黃瀨想開口,青峰卻厲聲道,「你清楚我被皇上賜婚的原因。你我兒時相識的時光的確值得回味,但現在已經不回去了。我,厭惡你這樣的皇室子弟。」
對啊,我知道,回不去了。
「無話可說了嗎。」青峰輕蔑地笑了一下,轉身揚手離去。
既然已經回不去了,那讓他更厭惡我也沒所謂吧。
黃瀨瞬間下定了決心,隨即扯住了青峰的衣擺,眼裏閃爍著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堅定,他放低聲線,「青峰大輝,這是我最後一次求你。」
青峰大輝停下腳步,沒有轉身。
 
 
「求你,抱我。」
 
 
 
▪▪▪
 
 
 
城樓的角落傳來一陣衣衫磨擦的聲音,黃瀨徐徐脫下繁重的朝服,褻衣下白晢的膚色在夜空下仍不失色。
「不繼續脫嗎,黃瀨。」青峰環抱著雙手,輕佻的語氣刺痛了黃瀨,直達心坎。
 
青峰走近,在他耳邊細語「不要吻我,我會噁心。」
青峰啃咬著黃瀨白皙的脖子,一輕一重,他沒有刻意控制力道,黃瀨咬著唇瓣,吞下了疼痛帶來的呻吟。紅絲漸漸浮現在無瑕的脖子上,青峰撕開了黃瀨的褻衣,片片純白的布料如垂死的蝴蝶散落在地。
 
青峰猛地將黃瀨推倒在地,橡木地版的冰涼觸感使他輕顫,肩胛骨亦撞得生痛,還未待他意識過來,哽咽便脫口而出,「嗯哼-」黃瀨徒然瞪大了眼捂住口,青峰粗暴地拉扯捏著他胸前的紅櫻,奇特的快感如電流自尾椎直達腦袋,讓他不能自已地抑起後頸,金黃短髮在空中畫了個動人的孤度。
 
「原來你喜歡被這樣對待嗎,涼太。」 如惡魔的呢喃又在黃瀨耳邊響起,青峰勾起了玩味的笑容,他有種大快人心的感覺-黃瀨間接害死了他的父母。看到黃瀨眼神迷離在他身下承歡,快感隨著恨意升起,蒙蔽了理智。
 
「啊!嗯哼-」在黃瀨迷糊之間讓他清醒了幾分。身上的衣物已全數脫下,而此刻青峰的強勁有力的手指在黃瀨沒有預兆之下入侵了他的體內。只是一根手指,異物在體內抽動的感覺已十分難受。黃瀨看著青峰的眼眸,他看不到任何情緒,只是如以往一樣,黑曜石般冷漠。
於是黃瀨閉上眼,強忍住自找的屈辱所引發快要崩潰的淚腺。可是在他閉上眼後,青峰惡趣味地加入兩隻手指在緩緩抽插,狠狠地搜刮著柔軟的內壁。偶然碰到敏感點和火辣辣的痛楚釀成不可言喻的感覺,在閉上眼後其他感官帶來的感覺亦更加鮮明。他聽到青峰忍耐著慾望粗重的喘息;飛鳥偶爾的鳴叫;還有在在室外上演著禁忌戲碼的,那種彷彿被人注視的羞恥讓一鼓熱流往臉上和身下湧去,黃瀨的臉上漸漸染上紅潮;男根緩緩抬頭,溢出晶瑩的液體。
 
青峰一直看著黃瀨的臉,他泫然欲泣的模樣勾起了青峰的暴虐慾,如燎原烈火的情慾把僅存的理智燃燒殆盡。他倏然握住了黃瀨的男根,帶有薄繭的指頭,按壓著莖芽,繼而用指尖刮著鈴口,修剪平整的指甲陷入頂端的嫩肉,「嗯啊!啊,不要…」鮮明的痛覺自下身直接傳遞到腦中。黃瀨打了一個激靈,他下意識猛地想撥開青峰的手,卻被他一下子按住在冰涼的地板上,動彈不能。
 
青峰殘忍地按住將要爆發的鈴口,握住玉莖的手慢慢施加壓力.黃瀨痛苦地閉上眼,緊咬著唇以抑制溢出口的喘息,他不斷地搖晃著頭顱,難耐地皺起如遠山般的眉毛。
青峰挑起黃瀨的下顎,居高臨下地看著他,「張口。」
黃瀨緊咬著唇, 眸中閃爍著屈辱的淚光。雖然是心甘情願,但是身為男人的尊嚴仍然存在。青峰不耐煩用力地擰住了他的下巴,狠壓在緊翕的唇瓣,手指通過牙關在溫熱的口腔中攪動,青峰惡趣味地夾住舌頭,搔刮著柔軟的內壁,「嗯啊...嗚...」,銀絲在燈火下顯得旖旎過份。青峰湊近他的耳窩淺笑道,「你知道你現在的樣子多麼放蕩嗎。」
沒打算讓黃瀨去回應,青峰便抽出了手指,不由分說的併攏兩指,探入,草草抽插了幾下,待不及他去適應,炙熱一挺,直搗黃龍。
 
 
青峰清醒了些許,他驀然回起往昔的日子:那些對酒當歌、把酒言歡的月夜;那些共乘扁舟賞垂柳的春日;那些為對方兩肋插刀的困厄之時......
他想,自己真的有那麼恨他嗎?
 
不,他並不恨他。
只是他將信任全然交託給黃瀨,包括其一家的性命。但最後信任付諸東流-活命的只有青峰一人。
可是,宮廷內所有人的性命都不是自己能夠主宰,而是由黃帝的一句話而決定去留,就算是聖上的親兄弟黃瀨,都沒有能力力挽狂瀾。
青峰被喪家之痛的陰霾蒙蔽,仇恨亦隨之而來。他閉門拒絕了所有人的來訪,滅頂的傷痛令青峰沒法思考。
仇恨如熊熊如烈火燒斷了理智的弦,復仇成了他生命中的唯一意義。
 
青峰還記得黃瀨說的那句:
 
「你若不離不棄,我定生死相隨。」
 
他一直都清楚黃瀨的心意,卻一直在迴避。
他不敢承認,自己或黃瀨對對方的感情。
那是悖逆世俗觀,不應存於世的情愫。
 
他終究還是愛他的。
要不然他為何會跟一個男人歡愛?

-上篇完-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